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国考最热职位的诱惑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6-10 12:05:24

“国考最热职位”的诱惑

“国考最热职位”的诱惑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国考最热职位”的诱惑 “国考最热职位”的诱惑 Posted on 2014年11月8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日前,2015年国家公务员考试上报名结束,共有205.7万人报名,140.9万人通过审查。此次考试,全国计划招录2.2万余人,竞争比为64∶1,较去年70∶1明显下降。竞争最激烈的岗位,是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采购三处副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达到2625∶1,虽然比去年最热职位7192∶1有大幅度降低,仍然引起人们关注。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提供的职位成为“国考最热职位”,可能出于三项原因:一是该中心报考门槛不高;二是有利于考生曲线进入“中央级”职位;三是大量考生相信“采购中心有油水”。一家北京媒体在较早报道此事的同时,特意指出知情人称“采购中心有油水”传言不靠谱。有友发帖称,采购中心会有回扣等灰色收入。一位参加今年国考的人士告诉,他也听到过这种说法,并因此而考虑过这个岗位。该文接着报道说,一位中央层级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长期负责机关事务,熟悉政府采购机关情况,他告诉,很多外界的传言并不靠谱,“只是根据自己的想象”。他说政府采购有自己的一套流程和制度,并不是“想买什么买什么”。一方面,政府机关采购的标准定得相对较低,他认为较低的价格压缩了寻租空间;另一方面,他认为有人凭着对灰色收入的想象报考是想歪了。但这样的解释并没有使舆论平息。此事引起各媒体与络热议:政府采购是否有油水?这油水来自那里?它的诱惑为何这么大?政府的高价采购,造成每年隐性流失超过千亿实际上,在政府采购成为国考最热职位的消息传出之前,政府采购中某些官员的违规操作和腐败现象,一直见诸媒体报道。《检察》曾发表一篇文章,题为《让政府采购远离“天价”腐败》。文章举例说,张女士是北京某单位财务处工作人员,她所在单位以政府采购的方式购买一批台式电脑和空调,采购过程严格按照程序执行。但是,她无意中到市内大商场一转,发现采购价竟比零售价贵出数百元甚至上千元。“我们试着向几家定点供应商发出信息,要求降低报价,结果全部遭到拒绝,只能照单全收。”张女士气愤地说。“这种现象并不稀奇。”一位熟悉政府采购流程的业内人士说,其真正的奥秘在于暗箱操作。“你不花钱送礼搞关系,很难拿到政府采购的单子。既然供货商需要在政府采购中‘额外花费’,精明的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把这些钱再挣回来,办法就是把政府采购价抬得特别高。采购部门对此也是明白得很,反正又不花自己的钱,也就无所谓了。”今年9月18日,《经济参考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社科院《中国法制蓝皮书No.11(2013)》和《2013中国采购发展报告》与采购(交易)价格相关的调研数据,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当前公共资源交易治理的制度失灵现状。这篇文章的作者身份为经济学博士、招标投标管理与公共采购问题专家。他在文章中写道:中国社科院《中国法制蓝皮书No.11(2013)》指出,我国政府采购的协议采购价约八成(79.86%)高于市场平均价,平均高出市场均价的28.86%。通常小额采购(以协议定点采购方式为主)约占采购总额的20%~30%。以财政部公布的2013年的政府采购规模数据16381亿元为例,如果按照中国社科院所公布的28.86%价格差进行计算,仅2013年,在《政府采购法》调节下的小额采购活动就产生了约945亿至1418亿元的经济负溢出。他的结论是:“有理由相信,政府采购的制度失灵问题所造成的公共资源隐性流失将超过千亿元。”近期有一个案例引人注目。一台普通台式电脑,政府采购价高达9万多元,而市场价才2000多元,相差30多倍。这也许是极端的个例,但政府采购普遍高于市场价却是事实。在调查数据中,高于市场价1.5倍的占56.1%;高于市场平均价1.5~2倍的占17%;高于市场平均价3倍以上的占1.5%。每年的政府采购支出,隐性流失的部分超过千亿元,它去了那里?人们禁不住会猜测,这些高出来的部分,有一部分进入采购部门贪腐官员的私囊,一部分成为可能负责采购的工作人员的灰色收入。围绕政府采购的利益链条,形成了一个利益衍生体政府采购“只买贵的”这种现象,早就引起了社会注意。2005年广州“两会”期间,多名人大代表就曾“炮轰”政府采购:“部门预算中一台办公电脑竟然要2.5万元?”第二年8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组织了关于《政府采购法》的专项执法检查。当时的政府采购中心主任张以权解释说:“我们的采购价总体是低于市场价的,可是不排除个别例外。因为政府采购选择的标准与个人选购的标准不同。”可是仅仅过了一年,广州政府采购中心窝案爆发,张以权被控滥用职权、受贿,站在了法院的被告席上。据他的辩护律师透露,和张以权一并落的还有政府采购中心的其他领导。中国共产党在2011年9月15日转载了《浙江》的文章《政府采购,为何摆阔气》。“政府采购近来成为腐败高发地。江西省金溪县教育局原局长辛铭居然实行明码标价,对每套学生课桌收取15元回扣。而吉林省政府采购中心行政科原科长李显增每采购一台汽车,回扣至少1000元。”文章说,政府采购制度,本意是为节约行政开支,防止政府滥用职权,可如今竟成为某些人中饱私囊的好去处。该报道中提到的两名贪腐官员,分别受到了刑事处罚:辛铭受贿121万余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李显增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对此,长期关注政府采购领域腐败话题的一位专家表示,少数政府采购人员与供应商沆瀣一气,吃回扣,通过权钱交易、商业贿赂,在政府采购中分得一杯羹的现象,令人痛心。“围绕政府采购的招投标利益链条,目前已经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利益衍生体”。更多的暗箱操作在暗中进行,只能借助一些公开报道的案件才能看见。由于这一类事件已经见怪不怪,只有一些特别的案例,才会引起公众的关注。今年9月10日,新华报道说,又到开学季,政府原本为学生更换10万套桌椅,没承想花1500万元采购的全是“次品”——友质疑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大手笔”招标购买为何全是问题产品。这桩发生在湖南邵阳县的怪事,引发社会关注。“政府招标采购是否规范?大手笔更新学校课桌椅背后究竟有无“猫腻”?让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成为热议中心的今年国考报名,于10月24日结束。就在此前一天即23日,中国经济报道了江苏省质监局公布的年度专项执法行动十大案例,其中引起广泛关注的,是一起涉及1800多床棉被的敬老院“黑心棉”事件。“据了解,敬老院的黑心棉被来自政府采购,”该报道说,“专家认为,政府采购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正日益得到规范,但采购违规、采购残次品的现象仍然存在。”有知情人透露,这批在敬老院里发现的黑心棉被,价格竟是市价的两倍。财政部统计数字显示,我国政府采购规模保持了快速增长态势,2002年为1009.6亿元,2013年为16381亿元。曾有政府采购法专家、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何红锋告诉媒体,目前政府采购方式仍主要是协议供货和定点采购两种。“这两种方式看起来公开、公平、公正,但实则缺乏有效监督,采购人的权力过大。”他说,“现在政府部门买什么、买多少,主要靠良心和道德来自我约束。”没有人怀疑这种自我约束的作用,也没有人怀疑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但不能排除,在报考政府采购的考生中,也有“想歪了”的可能,被政府采购的超强诱惑所吸引。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从娱乐到科技 明星出玩粉丝经济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剥脱性唇炎
网络优化推广技巧有哪些
制作小程序多少钱

相关推荐